美联储不再是孤身一人!全球货币政策可能正酝酿转向
2015-05-03 10:02Yuehua

尽管美联储在货币政策常态化的道路上依旧遥遥领先,但近期欧洲央行(ECB)、英国央行(BOE)和日本央行(BOJ)都处在考虑退出细节的早期阶段。这说明,虽然全球中央银行的行动步调还不一致,但至少已开始不再相左了。

欧洲央行在上周四(6月8日)会议上排除了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,表明其正在谨慎地朝着退出刺激计划的方向慢慢移动;同时,英国央行官员也在考虑未来几年逐步缩减宽松行动,虽然这离采取行动还有一段距离,而且相关评估还得考虑到该国混乱大选结果的影响;此外,虽然日本央行无意很快缩减刺激行动,但据称其正重新调整沟通策略,想承认自己在思考如何处理最终将出现的政策变化。

美联储在紧缩行动方面无疑遥遥领先,该央行预计将在6月13-14日的会议上采取这轮加息周期里的第四次行动,并制定出缩减自己4.5万亿美元资产负债表的计划。不过美联储将缓慢推进这一进程,以免全球市场受到冲击。

尽管各国央行依然未实现通胀目标,但随着全球增长形势改善,最大的一些经济体出现了上述政策同步的初步迹象。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预测,许多地区的闲置劳动力正在消失,全球经济产值今年料将增长3.5%,增速高于2016年的3.1%。

富国证券(Wells Fargo Securities LLC)全球经济学家Jay Bryson表示,“全球经济正处在某种程度的增长中,因此央行可能不再需要为超宽松政策站台。”

尽管这种增长的转变是渐进的,而且往往是微妙的,但这却标志着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在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后,央行采取了前所未有的非常规宽松政策,迫使经济重回正轨。其中包括大规模的资产购买计划,而欧洲和日本更是采取了负利率。

美联储自2015年12月起已经开始逐步削减宽松,而其他主要央行目前也开始讨论解除他们的政策,恢复一种步调一致的感觉。

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Jacob Funk Kirkegaard指出,“过去央行都是开足马力地进行货币刺激,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转变。如今,发达经济体的央行正在对持续复苏的经济做出反应。”

由于其他央行的政策退出尚且停留在“纸上谈兵”阶段,美联储将因此获益。由于该央行与其他央行的货币政策背离,美元一直存在上行的压力,而强势美元意味着出口和通胀的下滑。当前,美联储青睐的物价指数仍处在2%的目标位下方。

Bryson对此表示,“放缓政策紧缩的步伐没什么好处,美元贬值可能导致美国通胀升高,而美联储是不希望看到高通胀的。”

凯投宏观(Capital Economics)驻伦敦的首席全球经济学家Andrew Kenningham指出,“现在全球主要央行没有一个准备继续放松政策,过去对通缩或低通胀的担忧,现在已经消退。”

在日本,经济已经连续五个季度扩张,为过去10年来的最佳增长表现。同时,日本的失业率也跌至20多年来的最低水平。尽管疲软的通胀令日本央行在可预见的仍保持刺激计划,但一些立法者已经要求机构开始讨论如何处理最终的退出。

值得注意的,日本官员们已经意识到,在这个问题上保持沉默是没有建设性的。据知情人士透露,日本央行正在进行内部模拟,以了解退出的情况。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以及他的同僚预计将在周四(6月15日)至周五(6月16日)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坚持这样的结论。

欧元区方面,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基(Mario Draghi)上周四的讲话表明,该央行向“最终的退出”迈出了一小步。他指出,当前欧元区经济增长的风险大致平衡,并排除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。不过,欧洲央行的购债计划仍将维持至2017年底,但经济学家们预计,该央行将在2018年削减量化宽松(QE)。

在英国,英国央行(BOE)上个月曾表示,如果经济保持增长,那么货币政策在预期期间可能需要更大程度的收紧,而不是市场收益率曲线所暗示的非常温和地紧缩路径。

不过,这个立场是以英国“软脱欧”为前提做出的,如果英国脱欧谈判陷入停滞,上述结论就无法成立。事实上,在上周英国首相特蕾莎梅(Theresa May)所在的保守党未能在议会赢得多数席位,导致产生“悬浮议会”后,前景又变得更加模糊。

中国方面,随着决策者试图降低金融体系某些板块中的杠杆,货币市场不断收紧。

BMO Global Asset Management经济学家Steven Bell表示,“央行已经不再担忧会落后于曲线,他们更担心政策收紧的过快。如果通胀压力持续积聚,央行不会想等待太久再行动,他们想要升息,这样当下一次危机发生时,他们就有足够的弹药了。